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帝国覆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个保镖押着林晚,沿着狭窄的走廊慢慢地往下走。-------浏览器上打上-看最新更新他们差不多已经到了底舱,突然,林晚好像被腿踝上的铁链绊住了,她重重地摔到了露天工作场所的金属舷梯上。

    她趴在台阶的最底层痛苦地呻吟着。两个打手纳闷地看了对方一眼。难道她受伤了?一个保镖走过去想帮她站起来,但另外一个人好像更谨慎一些,他大声提醒着第一个人别过去,为了能让林晚老实点,他向林晚头部附近开了一枪。

    “快站起来,听到没有?”他大声命令道。

    林晚挣扎着想站起来,这样的动作起了作用。她终于从右耳垂上摘下了那只有撬锁功能的耳坠。

    其实这是中国对外安全部队的军械师特意为林晚量身制作的精巧装置。两个耳坠都用白银制成,上面分别刻着“林”和“婉”两个象征字符。有很多中国哲学思想是建立在符号崇拜的基础上,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相信符号是具有魔力的。为了获得好运,林晚一直佩戴着这对耳坠。而且至今为止,它们也一直为林晚带来了好运。

    斯塔夫和几个保镖正在修补被邦德弄出来的那个大窟窿,在等待修补材料从下面的平台运上来的间隙,斯塔夫无意间抬头望着伤洞,这下居然惊讶地看到邦德正从洞口挤进来。而邦德看到斯塔夫也是非常吃惊。斯塔夫迅速地捡起脚边的mpsk机枪,掉转枪口向上,但是,此时的洞口却是空空如也。

    “快给我把这个洞口堵住,快!”斯塔夫大喊着,接着他也爬出了洞口。

    船舱外,邦德正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没想到斯塔夫居然会从洞口爬出来,邦德一个飞跳,双脚直接插向斯塔夫的前胸。斯塔夫为了躲避这一脚,猛地向后一仰,结果很不幸,他撞到了一块因为爆炸而产生的尖利的锯齿型舰壳裂片。

    邦德站在原地凝视着斯塔夫,由于光线太暗,他看不清斯塔夫到底受了多重的伤,他现在惟一能听到的,就是身后大海汹涌的波涛声。

    接着,又有一枚照明弹在隐形船的上空闪亮。此时斯塔夫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的无精打采地垂下来。邦德小心地、慢慢地移动过去,这时,他听到了德国佬嘴里发出的呻吟声。这声音慢慢变大,渐渐演变成了一种混杂着痛苦与欢乐的邪恶的嚎叫。邦德奇怪地看着斯塔夫,只见他抬起头,举起手,生生把自己从尖针似的裂片上拔下来。这个“施虐—受虐狂”居然有如此顽强的毅力,他用双臂平衡着自己的身体,就像踩在吊环上的体操运动员一样。看上去,他脊背的痛苦好像和金属裂片一起被他扯掉了。他大声地笑起来。一旦他的身体恢复了自由,斯塔夫就会充满了旺盛的战斗力。他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背脊,然后看着鲜血淋漓的手,贪婪地、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做点有趣的事。”他对邦德说。

    邦德没有犹豫,他抬腿踢向斯塔夫的脸。斯塔夫居然没有躲避,而是接受了这记猛击。他死死地抱住邦德的膝盖,使劲把它向上扭,邦德痛苦地跌倒在了轮船甲板上。此时,不远处的一大炸弹爆炸了,激起的水花不但弄湿了两人的衣服,也让处于痛苦之中的邦德清醒了过来。

    “这快感都会是你的。”邦德说。

    皇家海军“贝德弗特号”的机枪顺利击落了一枚从空中飞来的导弹。但是,在第二轮射击中,他们就没有之前那么幸运了。一颗导弹直接穿过了防空武器,在靠近舰尾的地方击中了军舰。几名船员赶紧拿着灭火器冲向了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有两个救火的水手因为吸进了大量烟雾而被抬到了病号舱,但是这场大火,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操作舱里的警报器再次响起,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震惊了。

    但是舰长却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镇定:“注意,将速度降到5节。”

    他从船员手中拿过一份报告,向上将汇报:“舰尾的火势并不严重,长官,但是在扑灭大火的时候,我们必须将速度放慢到更低。”

    凯瑞了解地点了一下头。

    基层作战指挥官突然说:“舰长,对方现在的速度居然是32节。也就是说,照这种速度,两分钟以后,这艘船就会消失在我们的可视范围内。”

    “那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利用雷达追踪他们,”凯瑞上将说,“即便信号很微弱。不要停,继续射击,我要让他们被迫降低行驶速度。”

    “贝德弗特号”虽然受了伤,但还没有严重到沉船的地步。它继续施行着对隐形船的攻击计划。

    两名保镖把林晚带到了低层工作平台的围栏旁边。舰体底部是敞开的,露出了底下两个浮筒间波涛汹涌的大海。一个保镖举起枪,枪口对准了林晚的脊背。

    林晚慢慢地走到栏杆边,突然,她从那里回身冲向两个保镖。其中一个保镖试图将林晚向外推,但林晚的动作相当熟练,她又冲回到两个保镖的面前,她抓住两个人的头,使他们的头撞在一起。接着,她又用自己那副早就打开了的手铐锁住了这两个家伙。他们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林晚重重地抛进了海里。

    事情的经过刚好被上面走廊里的一名保镖看到了,他抓起手边的枪对着林晚开了火。但林晚在子弹打来之前已经抄起了脚下的两挺机枪,她灵巧地躲过了这一枪。

    林晚偷偷躲进了嵌在船舱里的一条走廊上。她没有瞄准,只是胡乱地越过肩头射出一串子弹,随即转过拐角,避开了八个正在找她的保镖。她静静地等待着,没有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线里。当她确信保镖们已经离开了后,林晚悄悄地探出身子,跑向了另一条走廊。

    一个落单的保镖刚好转过拐角,差点和林晚撞在了一起。林晚用肩膀狠狠地顶了他的胸部一下,那人一下就倒在了舱板上,林晚趁机从他身上跑了过去,一不小心,一只脚踢到了他的脸。

    舰尾的工作台上,船员们成功地在上面架起了一个长宽之比为4:2的大铁架,上面支撑着一块黑色的复合型隐形涂层材料。他们合力用铁架将这块“补丁”举到了洞口,架在了合适的位置上。

    卡夫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注意,一定要保证不留任何微小的空隙。”他用麦克风对着外面大喊。

    片刻之后,伤洞被彻底修补好了。卡夫看着那块“补丁”微笑起来起来,现在,他们又可以继续实施计划了。

    “贝德弗特号”行进的速度十分缓慢,几乎看不出来军舰在航行,但它仍然会不间断地通过雷达向目标发出英寸爆炸弹。船员们都加入到了救火的队伍中,军官们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操作盘上的监视屏。他们都被这场斗争弄得非常紧张。

    “报告长官,火扑灭了!”一名船员向舰长报告。

    “注意,将军舰的行驶速度恢复到最高。”舰长命令道。

    “报告长官!”引领员大叫起来,“我们居然失去了对目标的控制,它在雷达上消失了。”

    凯瑞上将盯着监视屏,果然,就像引领员说的,那艘隐形船真的不见了,连一点微小的信号都没留下。

    “真是见了鬼了,”凯瑞小声嘀咕着,“希望它一会儿会在某个地方再次出现的,我们也只能这样想了。听我命令,继续沿此方向前进。”

    而此时,在“海豚2号”上,邦德和斯塔夫仍然在激烈地搏斗。德国人把邦德重重地摔在舰壳上,打得邦德根本就透不过气来。斯塔夫的脚猛地踩向邦德的脸,但是尚未完全失去知觉的邦德依然可以灵活地滚动闪开。

    虽然邦德使用的是绝妙的拳术,但是他却没占到一点便宜。这个德国人好像永远不会丧失斗志和力量,虽然他受了伤,还和邦德搏斗了这么长时间,但是他好像一点儿也不累。斯塔夫猛地向邦德的面部发出七记猛击,顿时,邦德就感觉到头晕眼花,他慢慢地向后倒下,差点就掉到了海里。他拼命用手抓住舰体来维持自身的平衡,接着他跳起来,使出了一套漂亮的法式拳击1(1法式拳击,此种拳击可以用头和脚进行攻击和防守。)动作,正好一脚踢中了斯塔夫的下巴。可是这只“野兽”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只是笑笑,继续保持着进攻的态势。

    邦德猛地朝着斯塔夫撞过去,但德国佬却突然伸出脚踹向了邦德的胃部。邦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弯下腰去,斯塔夫趁此机会跟上来用尽全力把他向外推,邦德一下就从隐形船的边缘飞了出去。

    斯塔夫双手捶着胸部,对着月亮发出了一声长啸。他太喜欢这种感觉了!他终于成功了!他越过船沿向下望去,看见邦德正在6英尺以下的地方,紧紧地趴在舰体上,他的双腿则晃晃悠悠地悬在外面,在巨浪的冲击下摇摆着。此刻,最后一枚照明弹的光亮正在缓缓变暗。

    林晚奔跑着进入了一个异常整洁的汽轮机舱,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台巨大的汽轮机。很多金属导管分布在汽轮机各个部位,每根导管内部的压力都是由玻璃表盘的压力计在监测着。

    她跑进舱门的时候,对着两名站在汽轮机旁边的船员扫射了一阵,两个船员被吓得从另一侧门飞速逃走。在林晚的身后,有两名保镖紧跟着他进入了汽轮机舱,他们一进门,就对着林晚开枪射击。林晚不得不隐藏在汽轮机的附近。她注意到,汽轮机上有一排排列整齐的表盘和气阀,这是控制导管用的。此时,两个保镖的射击频率加快了。林晚慢慢向后退,每经过一个导管的时候,她就把控制该导管的阀门打开。随即压力计的指针开始下降,指向了红色的零标记。

    林晚团起身,从两个汽轮机之间的开阔地带滚了过去,差一点就被两个保镖的密集射击击中。当她再次藏好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着手打开另一侧的阀门了。

    保镖们继续互相掩护着向前行进,他们根本没有注意林晚正在对汽阀做着什么。他们刚来到汽轮机前,林晚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们身边快速撤退。她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她所幸丢掉了他们。林晚又查看了一下身上另一支枪的弹夹——也只剩下两发子弹了。

    保镖们此时已经来到了林晚刚刚藏身过的导管后面。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压力计正好指向红色零标记顶端。由于内部的能量被人为地控制住了,所以导管们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

    林晚用仅剩的两发子弹打爆了两个导管阀门,阀门的爆炸导致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发生,其它汽阀也跟着相继爆炸,汽轮机舱被一阵炽热的蒸汽吞没了。过了大概有一分钟,蒸汽就完全散开了,留下了几个被“蒸”熟了的保镖,他们就像高压锅上蒸透的小鸡一样,变得死气沉沉。

    林晚走出了汽轮舱,来到了低层工作平台,她沿着舷梯向上,走到了露天的甲板上。

    卡夫和船长隐隐约约感觉到船的行进速度在减慢。

    “两部汽轮机已经完全丧失了压力,”船长检查了一下推进控制器,说,“我们现在已经被迫停滞在了水面上。”

    “这个消息简直太糟糕了,但是对中国人来说,这个消息简直就是糟透了。快去,用最快的速度恢复蒸汽运转。”卡夫命令道,然后,他转向卡布塔:“既然我们现在必须要停下来,不如就提前实行计划吧。”

    卡布塔显然并不赞同这个提议,但他现在已经不会反驳了,他傻傻地站在原地,表情呆滞。

    邦德还是紧紧地贴在船体一侧,周围根本就没有可供攀爬的凸起物,所以他也没有办法爬回到舰顶。不过他现在想要抓住舱体会很容易,因为隐形船已经静止了行进。但是对于斯塔夫而言,跟在邦德的身后爬下来也变得十分容易了。

    距离邦德左侧仅有12英尺的导弹发射门缓缓地开启了。邦德着急地爬过去,在他的后面,还紧紧地跟着斯塔夫。

    邦德纵身一跃,跳进了发射门,他半垂半躺地从发射门的门口爬到了狭窄的走廊上。他翻了一个身,呈单膝跪地状。一块操作板就悬在他头顶的正上方,操作板上有两个大按钮,一个是红色的,两外一个是绿色的。按钮上标有“紧急关闭/开启”的字样。邦德猛地扑向红色按钮,但斯塔夫此时也已经爬进了发射门,他一脚踹在了邦德的胸骨。邦德被击中了,跌出了走廊。

    他摔到了露天甲板上,正好面朝下面的大洋。邦德好不容易才使出全身力气抓住了巡航导弹的发射管前端,发射管慢慢地伸向空中,由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