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寻找沉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美国空军训练基地上空,盘旋着一架sh—3海王直升机,直到飞行员认出了准确的着陆点,才准备降落。-------浏览器上打上-看最新更新这种直升机是英国制造的,他对救援行动及高效运输方面都有着相当大的作用。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地面上,慢慢停靠在一个距离基地主要机构比较远的降落点上。两个文职人员和一小队美国空军宪兵马上立正站好,等待着一位“大人物”从直升机上下来。

    詹姆斯?邦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日本了,而且总的来说,他只到过冲绳岛一次。他身上穿着一件英国皇家海军制服,大步走出海王直升机。尽管他目前的公开身份是预备役人员,但他仍然佩带着中校军衔。邦德的手里提着那个他冒险抢回来的小红匣子,走到美国宪兵们的面前,他抬起右手向他们还礼。

    一名美国空军中士大声命令:“安静!”

    一名大块头文职人员朝着邦德走过来。他身上穿着一套写有“cia”字样的制服,但是字迹比较花哨而且潦草。

    “嗨!吉姆!我的老伙计,我都等了你好久了。”他带着一口浓重的美国南方口音,向邦德亲热地打着招呼。

    邦德一把握住了这位杰科?韦德的手。他们两人曾经在俄罗斯一起合作过。虽然一般人都会认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国家安全局从不来往,但是邦德却很喜欢和美国同行一起合作。他最要好的朋友菲里克斯?利特尔以前就在cia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们是配合非常默契的一对好搭档。后来利特尔离开了cia,进入平斯顿的秘密侦探所,邦德还曾经那里寻求过他的帮助。不过他们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利特尔目前已经呈半退休的状态,正在德克萨斯州的某个地方休假。

    虽然杰科?韦德也是德克萨斯人,但他的性格和利特尔却完全不一样。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号“好男孩”。他的身材魁梧,性格却很粗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刺激邦德的神经。最让邦德恼火的是,这家伙老是叫他“吉姆”,怎么跟他说,他也不改。但是杰科?韦德确实是个好侦探,他有很多社会关系。有一次就是他帮助邦德摆脱了困境。

    “你确定你能带走它吗?”邦德向杰科。

    “m给我打了电话,”他裂开嘴笑了,“我很愿意帮她这个忙。

    说完,他转向站在他身后的另外一名文职人员,这是举止优雅的男子,看上去有四十多岁。

    “吉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格里沃特博士,是我们实验室的头儿,这些东西可全都是他研究出来的。”邦德看着这位博士,心想:这个人刚好和汉堡那位霍弗麦博士呈一个对立面。这位格里沃特博士大概连一只跳蚤也不会伤害。他们握了手。

    “好了,戴弗,快把它取出来吧!”韦德着急地说道。

    戴弗?格里沃特不可思议地看着韦德,那眼神就好像韦德要疯了:“取出来?现在吗?就在这个地方?”

    韦德向四周看了看:“放心吧,我们现在可是在美国空军的基地里,周围还有二十个武装士兵做着警戒,肯定没问题。”

    博士也看看了周围,然后冲韦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宪兵们在中士指挥下,开始动手从一辆装甲车上卸下一架巨大的手推车。这个时候,韦德悄悄地把邦德拉到了一边。

    “吉姆,你知道吗,我说这些话其实并不是不尊重勇敢的英国人,”他说,“你们难道是打了大麻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在人数上,中国人占有绝对的优势,差不多要超出你们十亿!你们的海军是不是以为现在是1863年?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你们在用自己渺小的海军舰队去向中国一个巨大的空军基地挑衅!”

    “你知道吗?m就因为说了跟你类似的话,她差点儿被解职。”邦德说。

    “啊哈,我终于明白了。”韦德裂着大嘴,“你们的人民是不是觉得你们简直就是谎言家和白痴,而你们呢?又不得不靠自己来干。真是活见鬼了,cia也每天都发生这种事。”

    “告诉我,杰科。”邦德说。

    “什么?”

    “你的屁股上还有那个‘图腾’吗?”

    韦德狠狠地瞪了邦德一眼。他并不为自己右臀上白玫瑰图案的纹身感到特别自豪,那上面还刻着他妻子的名字:莫菲。

    这时,格里沃特博士已经在招呼他们了:“嘿,来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推车上是一套gps装置,这套装置和“戴维沙尔号”上使用的那种非常相似。在这套gps的旁边,还放着一个保险箱。格里沃特博士此时已经打开了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套原子时钟信号破译系统,把它放在了推车上。

    “请原谅我们的有些时候的过分猜疑,但是要知道,这可是我们国家最严格保守的一项科技机密。”格里沃特博士对着邦德诚恳地说道,“这种装置总共只有二十二套……啊,哎呀!”

    突然,格里沃特博士就像猛然看见一条蛇一样地大叫起来。只见邦德从红匣子里拿出了一套他自己带来的acses装置,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它抛在那套格里沃特博士刚刚从保险箱里拿出的acses装置旁边。

    “哦,我的上帝,吉姆!”韦德的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快来看看这位acses的第二十三号成员吧,”邦德说,“这个就当是我们送给cia的一份小小的礼物。如果,你不再管我叫“吉姆”的话,他就是你们的了。”

    格里沃特博士终于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把两套acses装置都接到了gps系统上。邦德和韦德凑在一起等着看结果,他们专注地观察着开始闪动的显示屏。此时,屏幕上出现了两个相互交叠的圆圈,但它们并没有重合在一起,以没有交叉。

    “看见了吗?有人窜改了这套装置。”

    “那这样能使轮船偏离他原来计划的航程吗?”邦德问。

    “假如你能用卫星发出这种信号的话,”格里沃特说,“那就肯定没问题,”

    “那如果我把这艘轮船在下沉时自认为它所处的位置告诉你,你能计算出它实际的沉没地点吗?”

    “当然没问题啦!”格里沃特博士说,“不过可能会在一个很小范围内有点误差。和从这里到跑道的边缘的范围差不多。”

    这之间的距离大概有50码。1(1约合46米。)格里沃特博士举起两只手,像比一条鱼的大小那样比划着,“我能把你放到这儿和这儿之间。”

    “那一定非常有意思。”邦德说。然后,他转向韦德,“嗯,我还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小小忙。”

    一架美国空军c—130飞机正在高空稀薄的气层中飞翔着,它目前几乎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最高飞行极限。清晨的时候,它离开了美国空军在冲绳岛的训练基地,中午就到达了南中国海的上空。

    此时,飞机上的邦德已经穿好了潜水衣,随时都可以行动。他在胸前捆了两片潜水鳍板,背上还背了个降落伞,两个手腕上分别有两种笨重的装置——一只高度测量仪和一架gps接收机。

    空军参谋部的以为技术人员再次对邦德身上的装备进行了检查。此时的杰科?韦德站在不远处,正皱着眉头注视着他。

    “我的上帝,”韦德说,“我现在真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说服我,让我帮你干这个的?”

    那名做检查工作的技术人员对邦德说:“我是不是忘了告诉您,那地方在我们现在位置的负54度以下。”

    “不,您没忘记,您已经告诉过我了。”邦德说。

    这时,飞行员通过飞机内部的通话装置向他们宣布:“注意,还有2分钟!”

    “还有,我想我之前应该也提醒过您,您做自由落体的距离大概是5英里。”技术人员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再次问道,“而且,您身上背的降落伞要在距离海面200英尺1(1约合61米。)的高度张开,到时候您会像一袋水泥一样,重重地砸到水里。”

    “是的,这些我都知道。其实,所有这些你都对我说过不止一遍了。”邦德无奈地回答。

    “我看我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你的要求。”韦德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是要去送死,而我呢?我将会把我的余生都花在向美国国会作证词上面。真是见鬼,我们再想想吧,一定会有比这样做更好的方法。”

    “但不幸的是,我们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你看,我必须要躲开中方和英国舰队的双重雷达,还要在他们之间落入水面,这很不容易做到。超高空低开伞跳伞将是我们惟一的出路。”

    “是吗?”

    “恐怕就是这样。”那位技术人员帮邦德肯定了他的分析,“你刚开始是飞行在雷达上方,然后要等到自由降落到了雷达下方才可以打开降落伞。超高空低开伞跳伞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才被创造出来的。”

    “明白了吗?”邦德听完技术人员的话,示威性地朝着韦德笑了一下。

    “我刚才的意思是,”军士继续说,“如果这种方法不是惟一的可行计划,那么谁又会冒着受伤可能性是40%的危险去尝试这种行为呢?”

    此时,飞行员宣布:“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可从没干过这个。”韦德说。

    “别担心了,什么事情都需要有第一次的尝试。”邦德若无其事地说。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面罩,并再次检查了一下校准器。

    “不过我相信也没有什么人会尝试第二次。”技术人员说,“即便他们第一次侥幸没有被溺死,也没有把自己的脖子搞断。”

    “我对这件事的感觉非常不好。”韦德表情悲哀地说,“你不会要起诉我们吧,伙计?”

    戴弗?格里沃特博士此时正在旁边检查gps装置。突然,他兴奋地大喊:“嘿!伙计们,快来看!我刚刚发现了一些东西!快!”

    “太好了!肯定是把地点搞错了!咱们回基地吧!”韦德满怀希望地喊道。

    “不,”格里沃特盯着显示屏说,“我们没有搞错地点。你看,屏幕上显示,这就是那艘船认为自己所在的位置,而这个就是它实际所在的地方。不,我刚才要说的是我发现了一个古怪的小东西。”

    “注意,还有30秒!马上进入跳伞位置!”飞行员大声说。

    参谋部的技术人员和邦德一起来到跳伞舱口,旁边的韦德显得非常惊慌,他不停地追问格里沃特:“说下去,快说下去,那是什么?是什么?”

    “看没看见那个小岛?”格里沃特博士用手指着显示屏说。

    “那说明什么?”

    “它的存在说明在英国和中国舰队之间,也就是邦德将要跳下去的地方……”

    “注意,还有10秒!”飞行员高喊。

    飞机上的后舱门打开了,露出机舱外一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