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离奇死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诉你,可别想耍花招。”

    “你打三个记忆键,发出信号。”邦德说。

    霍弗麦博士盯着邦德,好像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实程度。他迟疑地按动了电话上的三个电钮,紧接着——随着“咝”的一声巨响,电话上的电击枪在霍弗麦手中发射了,吓得霍弗麦就像疯狗一样狂吠着,他赶紧扔掉了电话。与此同时,邦德就像一只行动敏捷的豹子,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抓住了霍弗麦拿着手枪的手。他们扭打在一起撞到了门上,接着倒在地上,两人都做着最后的挣扎。别看霍弗麦体态偏瘦,但是身体却很灵活,在扭打中他占了很大的便宜,这也使得他率先跳了起来。邦德则死死地抱住他,把他摔回到床上,紧接着便跳到他身上,再一次抓住了霍弗麦握着手枪的手。这次邦德没敢松懈,他抓得紧紧的,凭着自己的优势力量,他毫不留情地将霍弗麦的手反转回去,手枪便对准了霍弗麦自己的头颅。

    “别别,”霍弗麦乞求着,“千万别开枪,我只听别人的命令行事,只是在完成别人交给我的工作。”

    “那真是巧了,我跟你一样。”邦德说。

    枪声响了,霍弗麦的头颅顿时爆裂开来,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邦德站起来,其实很多时候,他并不喜欢杀人。但是为了完成任务,他也曾经被迫干过那么几次。但是每次安排他去杀人的时候,他都远远达不到上级要求的那种无情冷血的状态。尽管他每次都是很出色地完成任务,但他从来没有为这个感到过快意。也就是那么有限的几次,他确实在杀完一个人后会感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那也是因为那个人罪有应得,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虽然这样做并不能让帕瑞斯复活,但是霍弗麦的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他为帕瑞斯报了仇。

    他丢掉手中的枪,用霍弗麦的上衣擦掉刚才溅到脸上的血,然后迈步走到床边,俯下身子,再一次深情地、长时间地亲吻了帕瑞斯的双唇。

    忽然,门外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两个警察站在门外用德语大声叫喊着让房间里的人开门。但是,当他们奋力砸开大门闯进套房的时候,竟然发现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两具死尸。

    邦德灵巧地爬到窗外的露台上,从那里一下跳到更低一层的阳台,随后又一跃又跳到了旅馆后面停车库的屋顶上。

    斯塔夫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旅馆周围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了邦德逃脱的全过程。他赶紧对着步话机高声发令。

    邦德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斜坡上,向着停在顶层的汽车全力冲刺。当他看到卡夫的那些笨蛋保镖还在和他的bmw做着斗争的时候,他马上收住了正在奔跑的脚步。他从口袋里掏出电池电话,按动了上面的一个按钮。

    一股浓烈的催泪气体从bmw轿车里喷发出来,吞没了在它周围的保镖们。他们几乎快要被窒息了,每个人都呕吐着从车旁跑开,还有很多保镖远远地站在几米以外,当他们看见邦德的时候,都纷纷从腰间拔出了手枪。邦德再次按动了电池电话上的一个电钮,bmw轿车引擎轰鸣,自己发动起来。

    车灯一闪一闪地发着光,轿车慢慢向后滑出停靠的位置,一路上驱散了那些窒息哽咽的保镖,随即邦德将汽车转换成高速档,汽车马上利箭一般朝着邦德的方向开来。此时保镖们已经开始射击,邦德灵活地弯下腰便藏在了这辆自动汽车防弹车身的下面。

    有一颗子弹非常危险地紧挨着邦德射过去,邦德赶紧转过身,正好看到一个保镖沿着他身后的斜坡跑下来。他赶紧拉开离他最近的车门,在子弹射中bmw车身的时候,迅速地跳进了汽车的后排座位。

    利用电话上的遥控功能,邦德在电池电话小小的显示屏上看到了汽车前的一切。他再次将汽车发动起来,驾驶着它冲下斜坡,这一连串动作,邦德全部都是隐身在后排座位里进行的。

    邦德驾驶着bmw轿车高速驶下斜坡,这种速度使得那些保镖不得不让开他们挡着的去路。邦德利用这个绝好的机会,在汽车继续开进的时候,他努力爬到前排座位上,然后起动了造作盘上的gps系统,显示屏上马上就显示出汽车目前所在的位置。利用这套装置,邦德能够在自己目光所及的地方,预先判断出前面道路上的拐角和路障。突然,显示屏上的电子图表显示:正有一辆汽车尾随在后面。几秒钟之后,邦德就从车上的反光镜里看到了那辆尾随而来的黑色轿车。车上的保镖们都从车窗两边探出半个身子来,举起手中的枪对着他射击。其中一个人手里拎着一把mp5k9毫米手提式机枪,正在疯狂地向着邦德驾驶的bmw扫射。

    邦德马上调转车头,转过了斜坡的一道拐角,紧接着伸手打开仪表盘上的一个开关。一个藏在车身尾部的下方的盖子被打开了,从里面喷射出一道金属尖钉汇成的急流。

    追踪而来的汽车滑过拐角,呼啸着压到尖钉上面,顿时四个轮胎同时被尖钉戳穿,马上瘪了下去,四个轮子骤然停止运转,使得轿车发疯一般地冲到墙上。保镖们的头都撞到了前面的挡风板上,挡风板顿时碎裂得像一片蜘蛛网。

    在干掉那一帮讨厌的保镖后,邦德终于坐到了方向盘的后面。升储油量和322马力sohc—v—12型发动机,使bmw汽车可以在秒内从静止加速到每小时62英里。除了q特别改进的装备,这辆车其实还配有16英尺长的双层辐条合金车轮,还装有卤素车头灯、皮革坐椅,以及复式气囊。

    bmw轿车平稳地继续向前行驶,驶进了车库的下一层。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前面的转弯处开了出来,以自杀般的速度疯狂地冲向邦德的车。邦德按动了仪表盘上的一个按钮。

    一枚火箭从车前喷射而出,将敌人的汽车推出到车道以外的地方,火箭在半空中爆炸。敌人的车跳跃着弹到车库的天花板上,随后头朝下砸到一辆停靠在旁边的汽车上。

    邦德驾驶着bmw从车库的斜坡上驶下地面,他脚下加大油门,猛地向出口冲去。突然,一面钢制闸板从出口的顶部落下来,将出口牢牢地堵住了。

    邦德加快了驾驶速度,同时再一次按动了仪表盘上的那个开关。又一枚火箭从车前方喷射而出,巨大的活力冲击着出口处的钢板,但是,它也仅仅是被炸出了一道凹痕!

    邦德赶紧猛踩刹车板,车轮在他的控制下扭转了180度。但是距离太近了,他控制的汽车只能刚刚划过钢板,尾部被钢板重重地弹了回去。现在他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惟一的出路就是快速开回车库里。

    之前被邦德甩掉的那些保镖这时又在那堆钢制轮胎钉后面重新集合。这回邦德总算跑不掉了,保镖们个个都在摩拳擦掌,准备报仇。他们听到bmw呼啸着向他们开来,这些人都掏出了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bmw汽车疯狂地冲上这一层,刚好压到了金属尖钉上。顿时,四个轮胎全部爆裂了。但是,正当那些保镖们洋洋得意的时候,bmw却并没有因为轮胎的爆裂而停下前进的趋势。双层轮胎,这也是q的另外一项附加设施,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有点多余的装备在此刻却救了邦德的命。打手们全部都难以置信地呆望着,直到邦德开着车驶过他们,他们才反应过来,纷纷在他身后开了枪。

    邦德的车快速地驶上车库的斜坡,那些打手为了避免被车撞到,不得不让开道路。

    当斯塔夫通过步话机知道在车库里发生的所有情况之后,他愤怒地扔掉手中的步话机,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车库里的一个保镖掀开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架手动式火箭发射器,他熟练地装上火箭筒。他此刻正好位于通向车库第五层的斜坡边,他举起手中的发射器,向斜坡的尽头瞄准,计划只要一看到邦德的车头就马上扣动扳机。

    bmw汽车从远处全速开上了斜坡,朝着这个保镖所在的位置驶来。手持发射器的这个人最后一次瞄了瞄准,随即扣动扳机,发出了火箭。

    当邦德驾驶着bmw飞快地驶上斜坡的时候,他发现有个人在车库这一层的另一端已经站了很久了。仪表盘上的gps在不停地闪烁,电动化德语声音提示着:“火箭袭击!请向右转。”

    完全由于条件反射,邦德马上转动车轮向右侧驶去。火箭正好擦着轿车飞来,集中了一辆停在附近的“美洲虎”汽车。与此同时,邦德再次开着汽车冲上斜坡,在射击者的面前消失了。

    斯塔夫的手下们纷纷挤进另外两辆汽车,跟踪着邦德,高速行进在道路上。

    邦德开着bmw冲上了没有保镖守卫的第五层车库,他觉得这里比较安全,于是减缓了车速,并打开车门,他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了那个小红匣子,然后抱着它跳下了汽车,合身一个翻滚,然后躲进了两辆停着的汽车之间。他蹲在地上,用电池电话操纵着汽车,使它能够继续向斜坡顶端行进。两辆追踪而来的汽车从邦德身边呼啸而过,他们根本没有发现邦德早已经不在车内了。

    邦德轻轻按动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bmw的汽车尾部释放出来一束磁性闪光榴弹。紧追不放的第一辆跟踪车“轰”地一声爆炸了,第二辆跟踪车由于躲闪不及,一下撞进了第一辆车的尾部,发出了一种刺耳的回声。

    邦德遥控着bmw再次开回车库楼顶,向护栏直直地冲过去。邦德按下遥控器上的操作键,将汽车速度加到最大,然后电池电话的监测屏上没有了任何图像,只剩下一片空白。

    bmw在邦德的操控下,猛烈地冲开栏杆,从五层高的车库楼顶径直蹿了出去。他飞向空中,又直直地落在地上,只听“轰隆”一声,bmw撞进了阿维斯租车办公室的办公大厅里。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事件,街道上马上就沸腾起来——人们慌乱地尖叫着四处躲避,汽车全部都停在了马路中央,远处还隐隐约约响起了警车的汽笛声。

    车库顶上,保镖们唯恐邦德再次逃脱,便纷纷从车上跳下来,他们快速本跑到栏杆的缺口处,一个个瞪着眼睛向下注视着那辆惨败不堪的bmw。驾驶者还是不见了,难道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他没有受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邦德收起电池电话,把它放进了上衣口袋里紧挨着小红匣子的地方。他警觉地从车库的楼梯上悄悄走下来,出现在了楼下的大街上。此时警察已经到达了现场,还有好多市民在bmw旁边围观,一个身穿阿维斯工作服的女人也在人群当中其中。

    邦德悠闲地走到这名妇女的面前,然后他从上衣兜里拿出了汽车租赁协约书,把协约交给她的时候他说:“我把钥匙留在车里了。”

    说完,邦德转身走开了。而那名妇女则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街对面的楼顶上,斯塔夫还在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这一切。虽然他已经看到邦德若去其实地从现场漫步走开,打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无论他现在发什么样的命令,他的手下都收不到了。

    真是见鬼!他最讨厌给老板一个糟糕的报告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